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织明 > 第一百七十三章:舍得?
听书 - 织明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七十三章:舍得?

织明 | 作者:蜗牛非牛| 2021-11-29 09:15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宣镇东路延庆州的大成庄内。

成大虎一声破旧的衣衫,他佝偻着腰身手里却牵着一匹高大的军马,旁边一个眉目清纯的小妮子搀扶着一个身子瘦弱的男人。

这时一个身形很是壮健的妇人快步走来,她边走边说道:“虎子,来,这时刚烙好的肉饼子,才出锅哩,嫂子给你包好了,带着路上吃。”

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也是快步跑来,大叫着:“小叔,你还啥时候回来,我想吃肉肉。”

成三虎心中一酸,他急忙取出刚刚收起的布包,就要取出一张肉饼给侄子,旁边的嫂子秦氏急忙拦阻他,道:“虎子,你在外辛苦,这饼子给你的,小虎头我再给他烙,再给他烙……”

这时,虎子爹也走上来,他说道:“走嘞,在营伍中好好干,听上官的话,领了这些钱粮,咱可不许糊弄人家嘞。”

“嗯,阿爹放心嘞!”

他退后几步,双膝一曲便跪在了地上,大声喊道:“阿爹、阿娘,您二老保重身体。”

成三虎连着磕了三个响头,站起后立刻转身接过大哥手中的战马,翻身上马扬鞭而去,迎着风,眼泪禁不住哗哗落下,却被寒风吹走,不知落在了何处。

他因离家远,休冬至假时特意和营中借了匹战马,一声鲜红的军服穿在他身上,笔挺又威武,再加上骑着高头大马回来的,自他离家归营后,上门提亲的媒婆便是不断。

…………

时间很快便进入腊月,北路虽又下了几场雪,却再未有大雪,人们纷纷都说,是苍天保佑着北路,今年的雪多,明年的收成就会更好。

当然,也有许多人说,这都是新来的提督参将张将军给北路带来的福分,你没看张将军来了后,又垦荒又修渠的,奴役军户的事也少了,屯田也增加了,就连官衙里的老爷们都勤劳起来了。

腊月初三日这天,赤城参将署中堂官厅内,张诚叫来了林芳平和张成芳二人。

“芳平,成芳,你二人去一趟阳和,替我亲自送份礼物给陈督臣。”

张诚说着就往桌上一指,只见上面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,正是苏易阳进献给他的那两棵野山参之一。

“督帅,这可是真真的好东西,可遇不可求之物啊。”

林芳平一脸的可惜,他身旁的张成芳也是满脸惋惜之色,道:“父帅,这么好的东西,真的要送与那个陈总督嚒?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张诚笑了起来,道:“你们那,简直是两个小气鬼!”

他自座位上站起,踱步到了窗前,望着屋外的冬日,缓缓说道:“你们要记着,为人做事,一定要舍得,有舍才会有得。

我之所以能有今天,自然有我叔父的护持,卢督臣的提携,更有我自己的努力和奋斗。

可你们用脑子想一想,难道我就止步于北路了么?

一个参将,提督北路军务又算得了什么,我们将来不只是提督北路,我还要总管宣镇,做宣镇总兵,若是如此,必然要朝中有人。

懂吗?”

林芳平一副似懂非懂的神态,张成芳却挠着头道:“父帅,您在朝中不是有皇帝宠爱,更有杨阁老的扶持,何必又要如此巴结这个陈总督呢!”

张诚哑然失笑,他又走回座位上坐好,才道:“来,傻小子,给父帅把茶斟上。”

待张成芳过来,给他斟好了茶,他才又继续道:“今天父帅便给你上一课,仔细听好喽。

你适才所说,咱有当今圣上的宠爱,可是你也不想想,这当今圣上宠爱过的能臣干将里,又有哪一个最终是得了好的?

远的袁崇焕暂且先不说,就说卢督臣,圣上宠不宠爱?

前后数次领军勤王,数番御赐尚方宝剑,可最终结局又如何,还不是巨鹿绝粮绝援,死战殉国了么!”

他说道这里就停下来,喝了口茶水,张成芳到是机灵,他马上就端起茶壶,又给张诚斟上。

“再说杨阁老,虽是对本帅极力扶持,更期望颇高,可他老人家如今也南下湖广,督师剿除流寇,且不说未来能否功成。

咱总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绑在杨阁老一个人的身上,若是那样,可就太不安全了,就好比鸡蛋不能全放在一个篮子里一般,像是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一族,兄弟三人便分仕三国。

而陈督臣正是我宣大的上官,总督宣大,其对我等的喜恶,甚至可左右我等之命运,更何况陈督臣总体来讲,于我还是有恩的。

今日送上此礼,既是报恩,也是进一步显是投靠之心,如此方能取信于陈督臣,若异日陈督臣返回朝中,登堂入阁,便是我的第一奥援。”

他看着若有所思的二人,又道:“你等一时想不明白,但只须记好有舍才有得,今日之舍,正是为了日后之所得,就好啦!”

“是,督帅。”

“父帅,成芳记下啦!”

“你二人阳和事毕,可顺道回镇城一趟,芳平你回家瞧瞧,也去看看何世辉那边如何了!”

…………

腊月初五日,大明京师,紫禁城乾清宫的东暖阁内。

“…………

男儿应是重危行,岂让儒冠误此生?

况乃国危若累卵,羽檄争驰无少停!”

崇祯皇帝手中拿着一封密奏,正在阁中来回踱步,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,他停一停,看着手上宣镇北路监视太监李国辅的奏报,又读了起来。

“弃我昔时笔,著我战时衿,

一呼同袍逾十万,高唱战歌齐从军。

净胡尘,誓扫鞑虏不顾身!”

他猛然挥起一拳,重重击打在御案之上,用更大的声音重复道:“好,好一个‘净胡尘’,好一个‘誓扫鞑虏不顾身’!”

崇祯皇帝目中精光闪现,他对阁中跪着的小太监喝问道:“你说,这真是那宣镇张诚所作之词?”

“回万岁爷,虽非奴婢亲见,但当时赤城兵备何崇武大人,管粮通判秦时铮大人,还有赤城儒学的学正邵从友皆在场亲见。”

下面跪着的正是当初陪靳新朋回京招募匠户的陈小公公,只见他跪在地上,身体竟不自主的打着哆嗦,头低低的伏在地上不敢稍抬。

崇祯皇帝仍是低头看着李国辅密奏上张诚的词句,嘴里却是说道:“将张诚的词稿,送到内阁去叫百官传阅!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